新聞動態

Getein1600 新寵即將上市:來!看看心腎!

2019.12.17

心腎綜合征(CRS)被定義為一種心臟、腎臟在病理生理上的功能紊亂,其中一個器官的急慢性病變導致另一個器官的急慢性病變,這里著重指出了心腎雙向作用的本質。

心腎.jpg

心臟疾病與腎臟疾病相互影響的機制大致為,心功能不全時通過心輸出量的下降、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 (RAAS) 的激活、中心靜脈壓的升高等導致腎損害,如腎灌注下降、腎血管阻力增加,從而出現肌酐升高、蛋白尿、腎小球濾過率 (GFR) 下降等;反之,腎功能不全時因RAAS 激活、高餌血癥、鈾水漏留等導致心肌勞損、纖維化、重塑,甚至心肌細胞壞死,根據心腎發病的急慢和先后,CRS 分為5個不同類型。 

1576572086771289DYwp.jpg

心腎相互影響

從統計數據上來看約有33%慢性心衰門診患者伴隨腎功能不全的癥狀,高達29%的心衰急性發作的患者具有慢性腎臟病史。心臟或腎臟其中一個功能不全時,都會互相加重、互相影響,最終導致心腎功能急劇惡化,其初始受損的臟器可以是心臟,也可以是腎臟。

1576572123857842dAEw.jpg

心腎相互影響主要有兩大機制:

一是神經系統機制,交感神經過度興奮,釋放去甲腎上腺素而引起心跳加快,血管阻力增強,壓力升高,引起腎血管收縮,腎小球內血壓升高導致腎小球硬化。

二是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RAAS)系統,RAAS系統過度興奮,導致心肌重構,同時腎臟中RAAS系統興奮導致腎臟入球小動脈收縮,引起細胞增殖,致使血流動力學改變而造成腎臟損害。

因此當心臟與腎臟某一器官發生衰退時,通過生物標志物對該器官衰退的嚴重程度進行評估顯得刻不容緩,同時通過另一種生物標志物對受其影響的器官進行功能評估也顯得尤為重要。

1576572162474236mVhU.jpg

心腎檢測標志物

心肌標志物

NT-proBNP作為一種心肌標志物,能夠有效評估心臟功能。目前臨床上主要用于:急性心衰病人的診斷、危險分層,指導治療和預后評估;區分心源性和非心源性呼吸困難;慢性心衰病人的心功能篩查;以及輔助ACS患者的危險分層和風險評估;同時也可以用于心腎綜合征的檢測。

腎臟損傷標志物

NGAL(中性粒細胞明膠酶相關性脂質運載蛋白)是一種評價腎臟早期損傷的結構性生物標志物。目前臨床上主要用于急性腎損傷的早期診斷,危險分層,治療監測和預后評估。也可以用于心腎綜合征的檢測。

心腎綜合征的病理生理過程復雜,通過單一的生物標志物去判斷病情是不可取的,我們要綜合心臟、腎臟及系統炎癥等各個角度、方向的標志物去全面考量。因此我們需要使用適合的生物標志物,為臨床對心腎綜合征的診治及病情評估與預測提供輔助。

基蛋生物心腎二聯

基蛋生物擁有NT-proBNP和NGAL兩種標志物用于評估心臟疾病及腎臟疾病,以及心腎綜合征,并且采用干式熒光免疫方法學,具有極高檢測靈敏度和檢測特異性。目前公司新推出的心腎二聯卡即將問世,更全面助力心臟疾病患者,腎臟疾病患者及心腎綜合征患者的診斷,指導治療和預后評估。為患者康復保駕護航。

1576572049797316QFTO.jpg

● CV<3%,檢測更精準;

●  儀器自動恒溫控制,檢測結果更準確;

●  新增試劑校準品,儀器自動校準;

●  原始管直接上機,避免人工操作誤差。

●  48個樣本連續檢測,測速達120T/H;

●  支持急診插入,可隨到隨測。

●  產品通過美國國家糖化血紅蛋白標準化計劃(NGSP)認證;

●  與 Bio-Rad D10 (HPLC法)臨床對比試驗結果顯示,具有較好的相關性(150例臨床樣本,R2=0.984)。

檢測項目

心肌項目 NT-proBNP, cTnI, H-FABP,
CK-MB/cTnI/Myo

炎癥項目 hs-CRP+CRP, PCT, PCT/CRP, SAA*

腎臟項目 mAlb, CysC, β2-MG, NGAL,NT-proBNP/NGAL

凝血項目 D-Dimer

糖化和妊娠  HbA1c, HCG+β

 

參考文獻:

[1]MaiselA S , Mueller C , Fitzgerald R , et al. Prognostic utility of plasma neutrophilgelatinase-associated lipocalin in patients with acute heart failure: The NGALEvaLuation Along with B-type NaTriuretic Peptide in acutely decompensated heartfailure (GALLANT) trial[J]. European Journal of Heart Failure, 2011,13(8):846-851.

[2]陳霞, 蘇鵬宇. 心腎綜合征的生物標志物研究進展[J]. 中國老年學雜志, 2019, 39(03):257-260.

[3]姜晨煜, 何也, 傅強. 心腎綜合征的治療現狀及展望[J]. 廣東醫學, 2018, v.39(10):156-160.

 

 

 

 

?
025-68569011 在線咨詢
浙江11选5